打開
關閉
當前位置:艾薇小說網 > 天唐錦繡

第三百二十一章 老無賴

天唐錦繡 | 作者:公子許 | 更新時間:2019-11-08 20:21:18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推薦閱讀: 無敵天帝萬古最強宗極品妖孽至尊國民男神是女生:惡魔,住隔壁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九天劍主變身之女俠時代吾乃大皇帝醫神小農民絕世劍帝
  夜色濃郁,微風漸涼。

  一行安西軍兵卒抵達驛站之后,夜空陰云密布,居然淅淅瀝瀝的飄起了毛毛細雨。

  一場秋雨一場寒,雖然距離冬天尚有一段時間,但是夜色之下的小雨依舊令人感到周身沁涼。

  但是對于常年于西域服役的安西軍兵卒來,卻好似久旱逢甘霖,西域的萬里黃沙滾滾烈日將人炙烤得好似烘干了所有水分,即便綠洲遍地,但是雨水很少,此刻西域輕柔的飄灑在臉上,令人有一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舒暢。

  長孫光仰頭看了看漆黑的夜空,雨水灑落在臉上,濕漉漉涼沁沁,心底的煩躁卻揮之不去。

  前方,崔敦禮策馬上前,與此行安西軍的將領低語了幾句,數位兵部官員便上前一個一個驗明正身,待到一個一個看過,這才對崔敦禮點零頭。

  崔敦禮在馬上一抱拳,道:“已然驗明正身,這就交割吧。”

  原本違反軍紀之兵卒,押送至長安之后要移交給衛尉寺,由衛尉寺審判量刑,但是此番押解之兵卒皆是薛仁貴心腹親信,嚴令定要將人交給兵部。雖然不合常理,但是軍中上下除去關隴子弟之外,無人表示反對。

  衛尉寺作為關隴的“大本營”,對于自家子弟很是放縱,從來都是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即便再大的錯處,也往往睜一眼閉一眼,略作懲戒便匆匆交差了事。但是對于非關隴出身的將領兵卒,卻極為苛刻,一旦入了衛尉寺,即便是不死,也得將家財剝去一大半……

  軍中上下,早已怨聲載道。

  此番有兵部站出來給衛尉寺打擂臺,意欲將審判量刑之權從衛尉寺手中搶奪過去,大家自然喜聞樂見。

  反正都是神仙打架,誰贏誰輸,大家都沒有損失……

  那將領甚是客氣:“末將謹遵崔侍郎吩咐。”

  隨著房俊上位兵部尚書,如今的兵部權柄越來越重,誰也不敢輕視。尤其是崔敦禮雖然只是兵部右侍郎,三把手,但是其年輕有為,身后又有博陵崔氏這等名門望族,不得過上幾年待到房俊再次高升,便能順利掌兵部。

  整個大唐的軍人,誰敢對一個未來的兵部尚書不敬?

  崔敦禮哈哈一笑,先是互換了勘合文書,交接完成,隨后道:“今日奉房少保之命前來交接人犯,不敢耽擱公務,還望校尉勿怪。若是西域戰事不急,不妨在長安逗留幾天,待到在下抽個時間,咱們好好喝上幾杯,也好聽校尉講述西域風貌。”

  博陵崔氏雖然詩禮傳家,但崔敦禮這人頗有任俠之氣,平素行事干脆利落,對于那些個上斬殺敵斬將奪旗的將軍甚為推崇,絕無半分文人酸腐之氣。

  那校尉自然欣喜,忙道:“如此,末將恭敬不如從命。”

  崔敦禮欣然道:“自當如此!”

  正在此時,一個兵卒快步跑來,打斷兩饒寒暄。

  “衛尉寺?”

  聽聞兵卒報訊有衛尉寺的官員抵達,崔敦禮頓時一皺眉。

  為了防備被衛尉寺搶了先,崔敦禮天色未黑便出城候在這里,且嚴令各處城門嚴禁出入,只要沒有兵部的出城手令,誰也出不來。待到將人帶回兵部大牢,就算是政事堂諸位宰輔齊至,也別想從房俊手里將人帶走。

  卻不成想依舊被衛尉寺的官員出得城來……

  崔敦禮面色陰沉,即便守城校尉乃是關隴子弟,可軍令如山,怎么就敢無視軍令,私放衛尉寺的官員出城?

  簡直無法無天!

  飄搖細雨中,一隊車馬至東邊疾馳而來,掛在車轅上的燈籠搖搖晃晃。須臾,抵達近前,包括崔敦禮在內,所有兵部官員盡皆吃了一驚。

  這一隊車馬逶迤而來,夜幕之中影影幢幢,居然足有上百人之多!

  崔敦禮眼角跳了一下,心這衛尉寺想干嘛?這哪里是來搶人,簡直是要火火并吶!

  待到車馬到了近前,對方一人策騎上前,大聲喝問:“安西軍押赴入京之人犯,現今何處?”

  安西軍校尉瞅了瞅崔敦禮,閉著嘴巴一聲不吭。

  崔敦禮催促胯下戰馬向前幾步,厲聲回道:“爾等何人,膽敢私自出城,不將王法放在眼中了嗎?”

  對方反唇相譏道:“軍法執行,審判量刑,乃是衛尉寺之職責,爾等私自接收軍中人犯,到底是誰不將王法放在眼中?速速將人犯移交,否則這官司必然打到御前,休怪衛尉寺不念同僚之情誼!”

  崔敦禮應聲道:“本官乃是奉吾家尚書之命,受命于身,未敢徇私,爾等有何計較,自去尋吾家尚書即可,請恕本官不能從命。”

  他官職、資歷皆不足以對抗衛尉寺,不得不將房俊抬出來。

  對方正欲話,忽然身后一陣騷動,卻見那輛掛著燈籠的馬車車廂打開,一人身穿官袍自車上下來,左右官員盡皆下馬隨在他身旁身后,頓時前呼后擁,很是氣派。

  崔敦禮蹙眉,衛尉寺的官員他盡皆認得,卻想不出是哪個有這般排場……等對方上前,看清了面容,這才嚇了一跳,這位怎么親自出城來了?

  趕緊下馬,肅容施禮道:“下官崔敦禮,見過獨孤郡公!”

  他身后一干兵部官員也紛紛下馬,齊聲道:“見過郡公!”

  沒辦法,獨孤覽資歷實在是太老,誰敢不敬?衛尉寺之所以在六部九寺當中地位超然,完全就是蹲著這么一尊大佛,等閑官員誰也不愿去招惹。

  卻不成想今日居然將他給逼了出來……

  崔敦禮心中暗暗焦急,這老狐貍早就成了精,以自己的官職地位,怕是阻攔不了。

  早知道就讓房俊親自過來了……

  獨孤覽往前走了幾步,到了崔敦禮面前站定,身后有家仆打著雨傘遮住雨絲,他依舊覺得有些冷,緊了緊身上的官袍,笑呵呵的對崔敦禮道:“吾當是誰這般蔑視法紀還能言辭鏗鏘一身凜然,原來是崔安上啊……”

  “安上”,是崔敦禮的字。

  崔敦禮執禮甚恭,似乎并未聽出對方言語之中的嘲諷,恭恭敬敬道:“正是下官……夜雨濕寒,郡公年邁體虛,要當心風邪入體,左右不過是尋常公務,何必深更半夜的出城而來?還是身體最為重要,若是染了寒氣,吾等晚輩寢食難安,罪該萬死。”

  獨孤覽嘖嘖嘴。

  聽聽,這特么是人話么?

  為了區區公務深更半夜的冒雨出城,若是染了風寒得了重病搞不好一命嗚呼,不值當……

  不由得嘆氣搖頭,現在的年輕人呦,一個比一個不好對付。

  都是些隱喻機鋒,誰當真動怒那就是傻子,立馬被對方看低一頭,獨孤覽混跡官場幾十載,焉能被這等話語激怒?

  上前親熱的拍拍崔敦禮的肩膀,好似自家長輩一般笑容溫和,親切道:“再是年邁,也得奉公守法,更要不負陛下之信賴,將陛下交托之差事看顧好了。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貪功冒進,老夫豈能如此?吾等各有職司,都是給陛下辦事,安上賢侄不若先行回去,看好了兵部衙門,這可比什么都強。”

  崔敦禮不為所動:“吾家尚書時常教誨吾等,似郡公這等功勛前輩已為大唐操勞半生,勞苦功高,吾等身為晚輩自當主動替您分憂解難,焉有畏懼艱難、退避三舍的道理?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獨孤覽皮笑肉不笑,冷笑兩聲,湊到崔敦禮面前,低聲道:“安上啊,你若是老夫此刻萬一一個不慎,摔倒在你身前,會有何等后果?”

  崔敦禮一聽,頓時汗都下來了。

  折特么不是要訛人么?!

  他怒目而視:“郡公乃是兩朝元老,更有開國之勛,地位尊崇身份尊貴,焉能行此下作之舉?”

  獨孤覽絲毫不覺得丟人,嘆了口氣,一臉真誠道:“你們這些個年輕人吶,一個兩個的翅膀都硬了,驕傲自負目空一切,吾等老朽行將就木,的話你們完全不肯聽,那你,除去這等無賴行徑之外,老夫又能如何?還望安上賢侄多多體諒,老夫也著實是沒辦法啊……”

  崔敦禮一個頭兩個大,這老家伙若是耍起無賴,他如何抵擋得住?





天唐錦繡最新章節http://www.mscurg.live/tiantangjinxiu/,歡迎收藏本書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新書推薦: [簡介][簡介][簡介][簡介][簡介][簡介]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超級老虎機系統傳承基地一等家丁
22选5全国开奖